《别了,我的最爱:横渡钱塘江》橙友圈里的一条帖子火了!15年里参加了12次横渡,今年没抢到线上名额 72岁的老愚有一点点失落……

  当大家都在Wèi参加今年Hèng渡Qián塘江的2022位勇士鼓掌助Wēi叫好时,有一位老哥有一点点失落。2006年-2020年,这位老哥参加Liǎo12次横渡钱塘江活动,去年赛事因疫情取消,今年由于没抢到线上名额,Tā与横渡擦肩而过……

  就在今年横渡活Dòng举办的前一天,这位把横渡钱塘Jiāng爱到骨子里的老杭州,在橙柿互动的橙友圈发了一条帖子:《别了,我的最爱:横渡钱塘江》,讲述自己这么多年Lái与横渡钱塘江的故事以及今Nián的遗憾:

  Biè了,我的最爱:《横渡钱Táng江》。今年的横渡钱塘江报名全部网上秒Shā,我无法抢到名额,从此也将无缘参加这一活动。

  横渡钱塘江是我一生最爱。我58岁第一次横渡Qián塘江后,几乎每年参加,共参加了12次,去年疫情取消,前年也是我70周岁成了最后一次搏浪钱塘江了。钱塘江后浪推前浪,我被推到了沙滩上。尽管恋恋不Shè,心有不甘,却也是无可奈何,只能忍痛割爱,Lǎo了就退出吧,让更多的年轻人搏浪钱冮,勇立潮头。

  一时间点赞、评论、转Fā无数——

  “像你这样有梦想最重Yào,我们最容易没有梦想。”

  “算是退役了,虽然不能游,依然可Yǐ游走江边。”

  “Jīn年没秒Dào,还有明年后年!我参加过一次,现在脚后跟痛,但觉得一生ShēnJiā过一次也知足Liǎo!”

  “看Fù部,Zhī道你是个牛Rén。”

  而这位老哥对横渡钱塘江,到Dǐ有着多深的感情?有什么故事呢?

  一张模糊的横渡证

  是他最Zhēn贵的宝贝

  故Shì的Zhǔ角名叫俞志发,今年72岁,朋友们都喜欢管他叫老愚,他在橙柿互动上的账号名字也叫“老愚”。不过老愚看着可一点Dū不“老”,第一眼见他,精气神很足,Zhàn得Bǐ直,Gǎn觉Bǐ真实年Líng至少年轻十岁。

  Cóng2006年第一届横渡钱塘江活Dòng举办开始,老愚便开始Bào名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横渡钱塘Jiāng是他一生最爱,除了台风和疫情,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来畅游钱塘江。今年横渡钱塘江活动全Bù改为线上报名,首批名额全部爆满,俞志发没能抢到名额,遗憾无缘本Cì活动。一谈起这个,老愚的眼眶有些湿润。

  老愚走向Wò室拿出了他的宝贝——参加户外游泳的证书以及12年的横Dù证,一Zhāng不少,他拿了一个密封塑Liào袋保管着,这些都是他的宝贝。“第一年参加比赛,Mò什么经Yàn,横渡证进水了,现在就有点模糊了,但因为是Dì一Cì嘛,纪念价值肯Dìng是很大的,一定要保管好。”

  虽然今年Mò能Yóu钱塘江,但老愚Xīn态很好,会拿“钱塘江Hòu浪推前Làng”这样De比喻来开解自己,他最近也会在小区边上De游泳池里过过瘾。

  回顾自己多年横渡Qián塘江,老Yú告诉记者,“第一年因为对参加的人游泳水平要求比较高,我没能达标,之后要求逐渐放宽,我每年都能通过Cè试了。除了台风和疫情影响取消了两年,另外我Jī本上都参加了。”

  老愚58岁时开始第一次横渡钱塘江,感触最深的是在2020年,Nèi年他正好70周岁,在横渡钱塘江活动报名之前一个月,刚刚做了阑尾炎手术。虽然身Tǐ恢复得很快,但女儿还是劝他以身体为重,这一年就别去了,老愚最后Huán是不想错过,选择前去报名。

  他说,这一年是最悬De,虽然过了女儿这一关,但差点也倒在测试这一关。老愚坦言,人过了70岁,有时候Tǐ力确实没有以前好了,他测试的时候一开始游得都很顺利,最后一两百米体力快耗尽了,好在最终成绩还是成功卡在及格线以上。

  游钱塘江

  最亲切最有安全感

  正如橙Yǒu圈帖子里Miáo述的那般,老愚对游泳的感情用“热爱”一词都难以形容了,可能用“痴”一字更为贴切。

  自从9岁和Bān上的男生跳进池塘玩水后,老Yú便与水结缘,至今已63年。老愚说:“我们那个时候也没游泳培训班,班上唯一一个会游泳的男生就是我们的教练。学会憋气,抱块石头从水下走到河对岸,Màn慢学就会了踩水,从‘Mèn头游’‘狗爬式’到仰泳、自由泳,我女ér以及两个外孙女游泳也都是我教会的。”

  老愚在退休之后,除了钱塘江,还把千岛湖、运河Dū去游了个遍,他年轻的时候还参加过杭Zhōu唯一一次横渡西湖。有几年,老愚觉得在河里游Yǒng不够痛快,索性Zhí接在海边游。普陀的百步沙、千步沙,青岛,三亚,巴厘岛,他都去过。“60岁在印尼的巴厘岛海滨游泳,64岁在美国夏威夷海滨游泳。”不过老愚说自己的最爱仍然是横渡钱塘江,因为在钱塘江里Chàng游最亲切,最有安全感。

  他告诉记者,不仅仅是因为钱塘江是杭州的母亲河,更多的是他觉得横渡这十多年以来,自己通Guò游泳身体一直都比较健康,同时看着钱塘江两岸钱江新城、钱江世纪城、大小莲花拔地而起,他有种自己在见证历史的感觉。

  老愚希望自己以后的几届活动Huán能报上名,毕竟生命不止,游泳不止。他的梦想是,只要身体条件允许,会一直Jiān持游下去!

  真心希望老愚明年能报上名,继续游向自己的梦想。

《2022亚洲电竞行业发展报告》公布:近七成网民认可电竞是体育运动

  Jīn天,企鹅有调联合Téng讯电竞与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(AESF),发布了《2022亚洲电竞行业发展报Gào》。

  《报告》对目前亚洲Diàn竞的发展概况、民众对电竞的认同与参与度、国内电竞的发展特征、用户画像以及未来趋势做出了归纳总结。

  根据《报告》显示的信息,随着“电竞入Yà”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,目前国内已经有70.3%的网民认为电竞应该参与奥运Huì或其他重大体育赛事,66.8%的网民认Wèi电竞与足球、篮球一样,是一项体育运动。

  《2022亚洲电竞行业发展报告》公布:近七成网民认可电竞是体育运动

  随着民众对于电Jìng认可度的提Shēng,在近几年,电竞在国内市场的商业效益也获得了显著提升。

  《报告》显示,从2020Nián起,每年全球范围内电竞赛事的营收都在持续上涨,2022年的预计营收更是达到了13.84Yì美元。

  《2022亚洲电竞行业发展报告》公Bù:近七成网民认可电竞是体育运动

  其中,国内Shì场贡献了收益的1/3,是Quán球收益最大,同时也是亚洲对电竞关注度最高的市场。

  《2022亚洲电竞行业发展报告》公布:近七成网民认可电竞是体育运动

  在用户画像上,2022年国内电竞爱好者的群体下沉明显,四线城市的用户占比从2019年的23%暴涨至了2022年的36%,说明电竞已经成为“小镇青年”娱乐社交的流行趋势。

  《2022亚洲电竞行业发展报告》公布:近七成网民认可电竞是体育Yùn动

  整体来看,随Zhuó电竞行业的日趋成熟,国Nèi战队屡创佳绩,以及顺利入亚这一大事件,电竞作为一种文化符号与娱乐方式,在国内逐渐走向大众,Rèn可度也在不断提升。

  《2022亚洲电竞行业发Zhǎn报告》公布:近七成Wǎng民认可电竞是体育运动

◤霹雳头条◢ 隔壁的高球 飞过来 中车窗击伤人.保护网该修了

  (江Shà7日讯)与江沙高尔夫球Jù乐部(Kuala Kangsar Golf Club)毗邻的金石花园(Tmn Batu Emas)的多名居民控诉,由于没有完善的保护网,导致经常会有高尔夫Qiú高空“飞进”住宅,有Jū民的住家窗户及轿车被高球击中,且也有人被击伤,令他们生活在压力中。

  位于江沙罗律的金石花园已有近30年历史,这裡共有40间住家,其中与高尔夫球场毗邻的Shù间住家成为其他住家的“保护牆”,每每有高尔夫球场飞入住宅区,必定首Dàng其冲,堪称该住宅区的“挡箭牌”。

  受影响居民Yǐ向江沙市议员投诉,促请江沙市议会儘快加强Huò是修缮在该住Zhái区旁的保护网,保障居民安全。

  居民指出,居民自29年前迁入该住宅区后,经常面对高尔夫球击破住家玻Lí、屋瓦及破坏汽车的困扰,甚至“球”还会在小孩旁边飞过,令人害怕。

  居民补充,虽Rán当Jú有在高尔夫球场与住宅Qū旁植树及建Lì保护网,但是很多时候仍无法阻止高尔Fú球飞入住宅区,居Mín经常可Yǐ收集Dào一颗颗的高ěr夫球,累计下来,可以用桶计算,一点也不夸张。

  居民说,多年前,有居民因实在无法再忍受Gāo尔夫球带来的破Huài与威胁,发出律师信Jǐ有关当局投诉后,江沙市议会立即亡羊补牢,筑高某一部位的保护网,但是随着年久失修,保护网已经穿洞或是垂下,作用已经不大。

  居民说,江沙高尔夫球俱乐部是属于18洞标准高尔夫球场,有经验的老手都会Bì重就轻,高尔夫球Chǎng不会轻易飞入住宅区。

  “不过,这裡也有提供9洞的课程,因此常有新Bīng到来练球,每次挥出一杆高尔夫球,可以飞越200呎远,其速度可达每小时300公里,球速很快,这些新手拿捏力度不准,令Jū民经常担心随时‘中招’。”

  居Mín说,他们绝非要禁止高尔夫球Yùn动,只是希望当局加强Huò是修护Bǎo护网,保障居民的安全。

  马华江沙市议员林慧雯指Chū,有关江沙高尔夫球俱乐Bù的安全措施,包括保护网属Yú江沙市议会管辖的范围,当局重视及关注居民De投诉,已第一时间跟进,希望儘早解决居民的困扰。

  她说,自上任市议员Hòu,有接到江沙金石花园居民投诉,指在附近打高尔夫球的人士,经常把球打入他们的住家,BùJìn带来破坏,且生Mìng受到威胁。

  她指出,当她在市议会的会Yì上反映后,市议会主席祖卡奈对此表示关Zhù与重视,Bìng在第Yī时间,Jí日前派出官员到场视察及了解,再对症下药。

  ■吴振顺与吴美心Fú妇(退休人士)

  在金石花园居住已经近30年,住家的屋瓦经常会被飞进来的高尔夫Qiú击破,被迫自Jǐ更换。

  轿车曾停放在屋外,结果后车挡风玻璃被高尔夫球击碎,自掏腰包Xiū理。

  曾JīngYǒu一次,Dàng时20馀岁的女儿在屋外扫地时,遭飞来的高尔夫球击中臀部瘀伤,若是击中头部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除了依赖市议会的保护网外,自己也在住家围牆篱笆布置一些保护网,Zǔ止高尔夫球所带来的破坏。

  ■陈纪涛(15岁,中三生)

  多年前,家人因实在无法再忍受高尔夫球带来的破坏与威胁,发出律师信给有关当局投诉后,江沙市议会立即亡羊补牢,筑高某一部位的保护网,但是随着年久失修,保护网已经穿洞或是垂下,作用已经不大。

  只要一段时间,居民便可捡获一Tǒng桶的高尔夫球。

  我与邻居常在傍晚时分在屋前的马路踢球,家人会担心我们遭Yù飞来横祸,被高尔夫球场击中受伤。

  前阵子有高尔夫Qiú击中我Mén的轿车,家人忍无可忍,向市议员作出投诉。

  ■李宣金(70岁,退休人士)

  Zài金石花园已居住10年,不时都会在住家范围内,捡到飞进来的高尔夫Qiú。

  虽然有关当局在高尔夫球场与住宅区Páng植树及建立保护网,但是很多时候仍无法阻止高ěr夫球场飞入住宅区。

  之前也不放心Ràng孙子在屋前的马路走动,担心遭突如其来的高尔夫球击中。

  这住家已经出售,我与夫婿将会在下个月搬迁,与孩子在新加坡Jí新山居住。